總之,就是寫寫寫、畫畫畫,悶著腦袋往創作的道路上前進!
患有玉鼎真人師父饑渴症。
請給我更多的玉鼎真人師父啊ヽ(≧Д≦)ノ

【微段子】我流版玉鼎師父

曾經在貼吧裡發表過,想了想,還是挪過來備個份什麼的?


【右手白骨梗】

他舉起右手,露出嶙峋骨爪,眸半斂,唇輕揚:「貧道得留著這隻手作為一個教訓,好讓我來生、歷代、永世,不再如今時這般,因為放縱徒弟惹得自個兒傷痕累累,令牽掛我的人擔憂困擾。」

---

救母的執念,可堪稱一意孤行的作為。

阻止楊戩救母的玉鼎,希望能挽回這既定的結局,卻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已然由憤怒和情緒支配的徒弟重傷。


縱使如此,仍然放心不下楊戩的玉鼎托了和他交情甚篤的師兄弟助他一臂。

楊戩的自我和高傲,加之以他幼年時的經歷,造就他多疑不輕付信任的脾氣,故而在寶蓮燈一事中將自己逼到進退兩難的地步。

玉鼎性子冷淡,卻是意外地交友廣泛,和同門師兄弟們感情堪佳,在他看來,遇到事情被求助也好,求助他人也好,都是理所當然之事。

--在百度貼吧上的小段

--加上了「右手接下盤古斧被煞氣侵蝕變成白骨枯爪」的設定

---

勸?怎麼勸?貧道那徒弟,主意可大了去,他要想做的事,但凡有人攔阻,他可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掃除障礙。

貧道可沒興趣、也沒那能耐再試一次盤古斧的威力。

那個不聽話的徒弟呀,讓他別急著救他母親,他可好,一個心急把盤古斧往貧道身上砸,好在貧道法力尚可抵禦神器之威,僅僅付出右手血肉筋脈化作劫灰,只得以白骨示人的代價,算是很輕了。

---

你早該死了。

老祖此言何意?吾不正站在這裡?

九轉玄妙,無窮無盡;然任你變幻之術精巧絕倫,也掩蓋不了你身上透露的濃烈死氣。

死氣?老祖怎不認為是煞氣憑依?

煞氣兇悍,死氣沉凝,你當老道分辨不清?

玉鼎不敢。


评论

© 樹琥珀 | Powered by LOFTER